宝丞官网 宝丞软文营销系统  客户端下载 当前是宝丞中国  [ 切换分站 ]
● 互联网 ● 企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都市俏房东小说体验阅读

浏览历史

都市俏房东小说体验阅读
zoom

都市俏房东小说体验阅读

  • 本店售价:¥0元 ¥0元
  • 商品货号:ECS024610
  • 商品库存: 1
  • 商品重量:0克
  • 上架时间:2018-05-30 01:01:10
  • 商品点击数:415
  •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商品标签

相关商品

第一卷 暧昧从这里开始第1章 亲一下就成了男友

戒备森严的燕京最高军事办公大楼内。

穿一身戎装相貌不怒而威的老首长,瞧着眼前一脸轻松眼神轻佻的年轻军人,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说你干的这件破事?捅了大娄子,这下老实了?开除军籍!”

“很值。”

被震耳欲聋的训斥声轮番开炸,曹小雷还是一点觉悟没有。

“你没见过女人嘛?非逮着一个岛国女军官就揉虐一个月,人家是来交流的,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丢尽了。”

撇撇嘴,曹小雷没吭声。

女人他真见过不少,但如这位岛国美妞般精致的还真少。

人家投怀送抱,他能坐怀不乱吗?

“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这事情属于间谍行为!你直接了当的上报不就行了?干嘛将计就计,把人家睡了还不给情报?这不是摆明了光嫖不给钱,那女人能不反咬你一口?”

老首长真是服气了曹小雷的淡定。

“我睡了能挺住不给情报,别人能这样爷们吗?我不入虎穴谁入虎穴……”

曹小雷皱了下眉,嘀咕道。

眼前浮现的却不是虎穴,而是岛国女间谍如白雪细腻的腿。

瞬间,前面的火山再一次爆发,一声雷霆暴怒他被老首长呵斥而奔,手里抱着的是被开除军籍的文件。

许久后,办公室进来了另一名年长的首长。

瞧了瞧自己的老战友砸某人弄得一片狼藉的办公室,不由笑了出来,道:“怎么了不舍?B99军事项目可是顶级机密,若是他不睡,凭岛国女间谍姿色早晚还有人会上钩,到那时候恐怕这机密就要漂洋过海了。”

“而且你不用挂念小雷,去年他去缅甸独自执行剿灭毒枭的行动,可是贪了不少黑钱吧,只是你睁只眼闭只眼没过问罢了。”

来者继续调侃道,却没留意自己老战友的脸色已经红转黑,成了彻底的猪肝色。

“徐松你给我出去!妈的,华夏全军区两年一次大比武出一个尖兵,六年参见三次大比武,蝉联三次尖兵称号才出一个尖兵之王!全军区就曹小雷一个尖兵之王!你说我不心疼!”

咆哮继续,徐首长带着奸笑撤离。

这日后再也不会看到老战友,显摆尖兵之王的牛掰模样了。

回头看了一眼待了六年的军营,曹小雷惨淡一笑上了公交去了火车站。

这里给了他沉甸甸的荣耀,但是他也回报了这份荣耀,算是互不亏欠了吧。

晃晃一天后。

下车已经是来到了目的地丽山市,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依山傍海,对他一个孤儿来说用来渡过后半生应该很幸福。

丽山的房子很贵,几乎寸土寸金。

但是他缺钱吗?

NO,谢谢那个死不瞑目的毒枭。

火车站旁的房产中介逛了一圈,他看中了一套位于云台大学附近的独栋别墅,那里可是一个美妙的地方,山清水秀又安逸,关键的是有成群的学妹来来往往。

电话打去,传来了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

宛如汤圆,很柔很甜,听的耳朵都痒痒的。

俩人攀谈一会,对方说是投资破产急于出手,价格很低。

曹小雷本着是价砍三刀的原则,费尽口舌砍了二千元……可是对于两千万的房产来说,真有点沧海一粟的悲凉。

定好时间,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点,打个的他就去了。

在他脖子因为流连云台大学的美眉,扭转的快要抽筋的时候,司机师傅暧昧的笑着告诉他到了,于是他大方的甩出一百元,“不用找了。”就潇洒的下了车。

结果大款的滋味没享受够,后面就传来了司机气恼的喊话,“找个屁,这钱不够,还差五十,你给我站住!”

曹小雷一脸的黑线飘荡。

“嘀铃铃!”

寻到落夕别墅山庄110号之后,他走上前按下了门铃。

一分钟后,房门打开,身穿浅色裹臀短裙,鹅黄OL休闲小衫的女主人露出了头。

曹小雷一看,双眼立马嘣出了心形图案,眼前眼前,这不就是岛国女间谍的华夏真人版吗?

身高矮了一些,不过跟咱旗鼓相当,晚上脚对齐啥都对号入座了……

长发飘飘,荡漾着海飞丝的芬芳,眼睛不是很大却妩媚天生,仅仅对视都让人有种被一千伏高压过身的感觉。

姣好的脸蛋,纤弱却性感的身材,还有白里透红细腻宛如瓷器的皮肤,哇嘎嘎太极品太想犯罪了。

“你是?看房子的?”

刘薇薇见对方一脸的龌龊,退一步警惕问道。

“正是正是,你好,我是一名退伍军人。”

曹小雷收起色样,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和华夏军人的正直信誉,又挽回了刘薇薇对他快要濒临丧失的好感。

刘薇薇礼貌一笑,刹那间如山间清风,红梅绽放,引得曹小雷有有点失神。

她刚想开口谈房子的事,别墅前的大道上忽然一辆拉风的保时捷卡宴驾到,一位戴墨镜的帅哥下了车朝这走来,见刘薇薇正在门外,笑道“薇薇,晚上一起吃饭行吗?”

“没时间!”

“去的话,我让老爹给你签五年生意,你可以重开炉灶东山再起。”

“谢谢了李大少,我破产也拜你所赐,咱俩眼不见为净。”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去的话,丽山你就别想待安稳,这辈子别想嫁出去!”

墨镜帅哥,阴柔道。

刘薇薇气的脸色苍白,却无力反击,忽然瞧见一旁的曹小雷,心里猛然蹿出一个类似电影的狗血主意,立即朝前一步走,整个人挽住曹小雷的结实的臂膀,将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了上去。

娇滴滴的幽幽道,“大少别操心了,这就是我新任男友,帅吧?”

“呃……”

曹小雷表情似被雷击,女人是祸水,他可是刚被东洋祸水害了,所以这个事,他可不想扛下来。

刚想开口否认,谁知刘薇薇见势不妙,居然踮起小脚,朝他脸蛋就是猛然一亲,虽然很淡,却是很柔很湿!

曹小雷登时傻了。

然后伸出手指摸了摸,闻了闻,有点水蜜桃的味……

这事,他决定扛了!

刘薇薇虽然装作很随意,脸庞却是红霞翩翩,气的李鑫墨镜摔地,指着曹小雷鼻子骂道:“你算哪根葱!识相的给老子赶紧滚,不然我这就一个电话拉人来弄死你!”

赤裸裸的威胁,刘薇薇吓的顿时哆嗦一下,她可是知道李大少家的底子,半黑半商。

神魂未定,她又是一惊。

因为身边的冒牌男友,居然在她腰上捏了一下,便笑眯眯走上了前去。

“啪!”

没啥犹豫就是一巴掌!

“嘭!”

没啥忌讳就是一脚踹!

堂堂兵王,巅峰的暴力怪物,你敢威胁他?活腻了!而且这些年曹小雷所有的档案记载,都能说明一个事,这家伙从来不怕事,敢作敢当,尤其看不惯猪鼻子插大葱自以为金贵象牙的二世主。

拳脚如电,李鑫根本来不及反应,当场狗啃地满嘴血,“记住老子叫曹小雷,俺爹是省委曹大川!滚!”

牛气十足,武力蛮横。

李鑫还真被当场唬住,屁滚尿流而逃。

被揩油的刘薇薇吃惊的咽了一口吐沫,看着一脸贱笑瞧着他的曹小雷,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了,不过曹大川是刚才绕道黑我钱的出租车司机……”

“另外,你亲了俺一下,能便宜一万吗?俺这可是初吻哩。”

刘薇薇尴尬的再次脸红,“讨厌!”

对视一笑,俩人进了屋。

客厅很大很明亮,曹小雷一进门便有种进了女孩闺房的感觉,不管是饰物还是色彩格局,都有种小清新的女人味。这虽然跟兵王的阳刚之气有点不符,但想到日后可以凭这个风格增加美眉留宿的几率,他呲牙一笑越看越顺眼了。

沙发上摆着数个袋子,刘薇薇忙去收拾,一不小心袋子倾倒,掉出了一条黑色丁字裤,粉色罩罩,和数包卫生巾。

曹小雷装作没在意,眼神却是瞟了数下。

见对方羞的脸红,他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谁知屏幕开启后,两人闻声一看,这下真是轰的外焦里嫩!

居然,居然是苍老师……

“我靠。”

曹小雷失语道,刘薇薇彻底无地自容了,咆哮一句“臭表弟!”扑上前去关掉了电视,再傻傻的瞧向曹小雷怕他误会。

屋里温度似乎升高很多。

俩人不约而同想去拿桌子上的山水画纸扇,无意中手又握在了一起,这事情弄得,都小鹿乱撞了。

努力镇定下来,刘薇薇开始商谈卖房的问题。

谈妥之后,签下合同,她犹豫再三,试探问道:“你是自己住吗?还是有女朋友或是家人一块住?”

“自己,孤家寡人没爹没娘。”曹小雷干脆道。

“那……我能在这暂住一段时间吗?反正房间很多你也住不过来,不过你放心我可以出房租,价格你说了算。”

刘薇薇丝毫没发现某人的偷窥,话锋一转居然说要租房。

“啊!”

一位美女突然说要跟一个光棍合租,这不是赤裸裸的吸引吗?

曹小雷显然被突至的幸福差点击晕,不过他没赶紧答应,那样显得太不矜持,于是佯装皱眉道:“我不缺钱啊。”

刘薇薇闻言脸上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虽然手头有了两千万,可惜还完破产的欠债她就要一穷二白了,于是起身弯下腰双手合十,求佛似得哀求起来。

这下曹小雷可是真把持不住了,浑身有点渴望烧身的感觉,于是乎他终于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其实心里已经美的跳起来。

一夜无话,两人相安无事的分屋睡了一晚上。

待天亮后,被刘薇薇主演的缠绵春梦,搅得口水湿透了枕头的曹小雷瞧了一眼墙上的卡通钟表,然后再次闭眼倒头熟睡,告别了军旅生活,他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

不过,没出十分钟就传来了烦人的敲门声。

于是春梦戛然而止,曹小雷气的一脸愤愤,娘的那可是辛辛苦苦酝酿了好几晚上,才点正碰上的。

若是旁人定要脑袋被他打成释迦摩尼!

双眼刻画成熊猫近亲!

但此刻能叫醒他的,似乎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隔壁的美貌房客刘薇薇呗,所以曹小雷揉揉眼,放弃了惩罚对方,睡眼惺忪的摇摇晃晃走了过去。

打开门,他头伸得太快,一下撞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再次蹭两下。睁开眼,却看见了穿着淡绿居家服梳着马尾辫的刘薇薇,火烧云的俏脸,以及瞪圆的双眼,“呃……我说怎么如此……”

还没来得及道歉,对方却啊的一声尖叫,惹得曹小雷浑身的睡意顷刻魂飞湮灭。

“你没穿衣服!”

“我穿了……不过就穿了一双袜子……”

刘薇薇羞得赶紧双手捂住了眼,妖娆的身子都僵直了,不过身为处子的她出于好奇,还是从指缝里瞅了一眼对方,顿时一颗芳心砰砰砰跳了起来。

脸红到了脖子根。

“下去吃早饭。”

慌忙丢下话,刘薇薇也不敢对视,一溜烟花蝴蝶般下楼去了。曹小雷一脸的幽怨,“姐你把俺全身看个遍,就不能给点补偿,让俺瞅一眼穿丁字裤是啥样也行啊?”

和美女合租的第一天,就丢了清白,这事越想越不像燕京军区兵王的作风。

穿上大短裤,黑背心,露着颇有女人缘的结实完美肌肉,曹小雷憋屈的下了楼。

电视开着,刘薇薇很淑女的坐在餐桌上,有牛奶面包和煎蛋。

不过貌似只有一份。

“来了啊,你吃吧,我减肥早上只吃水果。”刘薇薇故作淡然的莞尔一笑,从水果盘拿过来一根又粗又长的黄瓜。

然后沾着蜂蜜放在了小嘴里。

那模样让曹小雷一阵心猿意马,幸好没过五下,咔嚓黄瓜被红唇白齿咬断了。

某人后背也顷刻冒出了一股冷意……

电视在播千年不变的早间新闻,一分钟国内太平富足,其余全是国外战乱纷飞。

曹小雷询问道:“能换个频道吗?”

刘薇薇随便点了点头,得到房友的许可,曹小雷来来回回瞅遍了所有的数字频道,最后锁定在了一档火爆选秀节目:《比基尼仲夏夜决赛》。

“这个行吗?”

“好吧。”

就这样看着曹小雷满眼死勾勾盯着屏幕的龌龊样,刘薇薇艰难的吃完了一根黄瓜。

事出无常必有妖,这话不赖,送完免费早餐,老实收拾完碗筷,她终于露出了马脚,扬起脸俏生生的问道:“小雷啊,那个……能不能陪我出去一趟办点事,因为要去昨天那个败类李鑫老爹的公司,我有点害怕。”

“这个吗……”

“我请你晚上吃西餐!”

刘薇薇怕他拒绝忙道,用一顿饭雇一位武力值蛮高的保镖,这事也很划算。

“好吧,不过你等会要帮我去挑衣服,我可就一身土掉渣的衣服没得换。”

曹小雷一听见吃饭就很低智商的答应了。

这货在燕京军区出了名的有两大恶习,蹭饭加泡妞。

两人说好都回屋换衣服了,曹小雷本来就是无业游民,陪个美人遛遛街,养养眼也蛮有意思,至于那个李大少,他只当成了毛毛雨。

一身军人的麻利劲,分分秒换完衣服,他就来蛮帅气的到了客厅等刘薇薇,不过这女孩子梳妆打扮真是耗时巨大,等了半天不见人影曹小雷起身去了洗手间尿尿。

却不想还没开闸泄水,洗手间的门就被打开了,一身清丽装束的刘薇薇走了进来,然后表情石化,继而花容失色捂着脸道:“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慌忙退了出去。

曹小雷一脸的泪奔,咬着牙撅着嘴。

“你丫就是故意的!苍天啊,我的尿意没了……”

这份委屈,绝对秒杀历史蝉联的窦娥。

上了刘薇薇的甲壳虫座驾,一路观赏沿途短裙露腿的美眉,意犹未尽的时候便到了李大少老爹的公司锦程集团。

这是一家很气派的公司,高楼大厦相拥,又在黄金地段,就只是房产的估值就不下亿元,看来李鑫他爹也是个人物。要是旁人见了这气场估计就熊了打退堂鼓,好在来的是曹小雷。

这货从来不怕事,就怕没事闲的蛋疼。

第一卷 暧昧从这里开始第2章 秒杀窦娥的悲催

一大早正值上班高峰期,偌大一个公司人来人往。

曹小雷和刘薇薇俩人好不容易等到了电梯,赶紧挤了进去,谁知后面竟然一群人蜂拥而至,一直凑够了电梯的载荷重量才悻悻关门。

狭窄的空间塞得密不透风。

人贴人就跟挤压过的汉堡一般,见刘薇薇长相秀美无比,某些痴汉就起了花花肠子,想要靠过来干些龌龊事。作为同道中人,曹小雷当然眼神一扫就看出了破绽,抢他的菜门都没有。

双臂一挺,如水泥浇筑一般纹丝不动将刘薇薇护在了电梯角落里。

几个登徒子费死劲,也没突破重围。

还挨了曹小雷胳膊肘几下重击,疼得闷哼几声彻底老实了,这年头揩油不仅要有咸猪手好眼力,还要有副好身板好力气。因为自古以来,这一直就是个竞争很激烈的行业。

迫于空间大小,俩人此时的姿势跟拥抱已经没啥区别了。

当然这一幕也有点曹小雷的处心积虑,幸好情况特殊,刘薇薇也没怎么挣扎反抗,还因为曹小雷的护花之举,朝他送了一个感激的表情,丁点没看出这厮的心怀不轨。

于是乎,软玉温香在怀,嘴与嘴的距离只有分毫。

一楼,到十二楼。

每次停靠上升,她虽然恼怒被沾了便宜,但身体同时传来了酥酥麻麻的莫名快乐……

她想要逃避,却抑制不住自己对这种人类本性的好奇和索取,浑身不觉已是香汗淋漓,幸好尴尬中十二楼终于到了,她赶紧转身摆脱了曹小雷很是虚伪的保护。

后者一脸龌龊的满足神色。

进了办公区走过长廊,经前台小姐通报一下,便来到了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过了许久里面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请进!”

刘薇薇和曹小雷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脑门油亮,地中海蔓延头顶,大腹便便跟相扑预备选手似得的老总,正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一位戴眼镜身材火辣妖娆的黑丝短裙美秘,看发际凌乱花边衣衫大开的样子,估计方才有一番激烈战斗。

“徐总,我是来还债的。”

“哦,刘女士有钱了?哈哈,果然是女强人,不过这事我做不了主,等会我打个电话。”

刘薇薇知道他在在联系李大少,也没反对。

似乎莫名其妙她就胆肥了,难道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位护花随从,不过看他不甚伟岸的身影,和此时此刻的状态,刘薇薇又有点没底了。

那家伙居然一进办公室,就窝在一旁的松软沙发上,没心没肺缩头打起了瞌睡,此刻甚至传来了鼾声……

“吆,又见面了,薇薇!”

一声听起来腻歪阴冷的声音传来,脸上贴着创可贴,头上顶着鸟巢的李大少带着冷笑走来了,身后更是多了七名虎背熊腰的保安,手里拿着黑乎乎的橡胶棍。

看脸色神情,不去演电影里的黑社会,真心浪费。

都是个顶个的张狂嚣色模样。

再加上混吃等死养就的赘肉,完全就是鸡鸭鹅,狮虎豹的亲戚,不叫他们禽兽都是侮辱。

悄么声将门关严实,几人牛哄哄进了屋。

扫了一眼沙发上窝着睡挺香甜的曹小雷,李大少的脸上不是一般难受,长这么大了,有几个人敢揍他?敢抢他相中的女人?这人还没生出来!

就是早产的三位,都已经分别在三个学龄段,成了植物人残疾人和毁容丑八怪,帮忙铸就了李鑫丽山市败类榜上的赫赫地位。

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又摆出江湖失传的龙爪手,威胁了一下想要报信的刘薇薇,李大少手也不停顿,抄起手里的橡胶棍猛砸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本来鼾声阵阵的曹小雷,却是猛然眼皮一动,顷刻伸手牢牢抓住了橡胶棍。睁开眼,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对方,“兄台,有点绝了吧?”

李大少被这骤然的一幕,惊的有些发懵!

怎么这么快?似电!比街机拳皇还他妈快!

想要发力,却如蜉蝣撼树纹丝不动,仿佛健身房啃牛肉花了重金练就的大块肌肉,都成了棉絮绣花枕头,厄运再次萦绕心头他忙喊了一句“看什么,都给老子上!废了他有重赏!”

闻言几名保安,都如关公附体,来了干劲!

李大少欢了心,可不是仅仅赏钱,更能吃大餐泡洗浴睡妹子,想到这些好事,几个整天混吃等死的保安,忙不迭一拥而上,皆按照杀父之仇,奸妻之恨的标准施展开来!

不过分分秒之后,一群虎背熊腰的保安却没有能上成曹小雷,他们被曹小雷上了!

刘薇薇看到李大少一张面相不赖的脸庞,被没底线的闪电耳光烹制成稀烂的猪头肉,已经不是解不解恨的问题,而是虐心……

甚至,还有那么一两秒,她都有上去劝架的冲动。

“徐总,该给的拿出来,钱一分不少,别让我再动粗了,其实我很斯文的。”

曹小雷没事人一样,拿纸巾擦了擦手上别人的血。

徐总早就吓得浑身卡路里猛烧,汗水哗哗而下,少说也瞬间瘦了三四斤的肥膘。更不要脸的是,在刚才斗殴中他竟慌怕的将黑丝美秘,拉到了自个身前寻找安全感。

“给,都在这里兄弟。”

“啪!”

刚给完欠条合同,满脑门大汗的徐总还没来得及拍第二次马屁,一个耳光就奔来,带走了他两颗槽牙半两鲜血,“别跟我称兄道弟,有你这种亲戚真丢人,另外别老牛啃嫩草,给牛犊留条活路吧。”

“走呗!”

粗鲁拉住刘薇薇柔若无骨,微微颤抖的小手,曹小雷开门走了,地上摆了一地油焖大虾。

出门时,这煞星还捂着脸,装出了一副痛的呲牙咧嘴的倒霉样,惹得办公区所有人都以为经理室内的李大少,又仗着财大气粗坏水满腹制造了一起人间惨剧。

上电梯下楼,没事人一样淡定,然后驾车一溜烟逃之夭夭。

看了一场血腥斗殴场面的刘薇薇明显的受了惊吓,脸色惨白。

连开车的手都有点发抖。

“姐姐,你可是说好陪我买衣服的,我可不去海边,咱俩刚认识不能这么快就约会。”

调头去了新开的金霄购物中心。

随着周围熙攘的人群,悦耳的音乐,刘薇薇心情渐有好转。俩人逛了几家比较有名的国际男装品牌,最终曹小雷选了一家叫做GHJ的法国牌子,“你还挺有品味,居然找了一家最贵的。”

“是吗?我只是看这家的导购美眉穿的最少。”

刘薇薇闻声无语了。

仔细一看,还真是!这家的导购小姐服饰,几乎都是小短裙,大V领的上衫,与其说是男装店,还不如说是泳装店。

和一位高挑的大嘴巴女导购打情骂俏聊了半天。

曹小雷拿了几件休闲短衫和四件比较潮的裤子进了试衣间,连番几次换衣出来后,真是亮瞎了所有导购美眉和对他没啥兴趣的刘薇薇,这位战火捶练的尖兵之王,就是一个标准的衣服架子。

洒脱阳光的笑脸,完美凝练的肌肉,再配上一米七八匀称挺拔的身躯,颇有点影视偶像的潜质。

掏出金钻VIP卡,眼皮没眨付完五万块。

高挑大嘴巴的导购小姐,简直迷死了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型男阔少,“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衣服有不合适的地方,可以电话联系,QQ密我,晚上也开机哈。”

“哦,好的。”

“先生,您电话多少,我可以帮您办个免费会员,下次来就有折扣了。”

扬起娇滴滴的样子,导购小姐眼神勾魂的问道。

“不用了,这衣服够他穿一个夏季了。”刘薇薇不知为何见俩人眉目传情,竟有了一点莫名其妙的醋意。不知是以前老板当惯了,总对周围的人有点占有欲,还是有了花花心思。

“这位是?”

“我朋友。”

眼珠快掉出来的曹小雷,盯着导购的深沟坦然道。

“同居朋友!”

刘薇薇干脆的说完,大嘴巴导购小姐不仅没惧,反而呵呵一笑,刹那间满脸尽是嘴,将自个喷香的名片暧昧塞进了曹小雷的裤子兜,还朝里使劲塞了塞摸了摸。

面对这种拿着青春当资本,充满了拼劲的小姑娘。曹小雷狡黠的笑了,然后这位牛掰的兵王,腿上就被狠狠扭了一下,呲牙咧嘴和大嘴巴女导购打着招呼极不情愿的被拖走了。

“小妖精!这种女人你也敢招惹?”

“嘿嘿,不和妖精打招呼,你怎么知道身边的是一块唐僧肉啊?”

刘薇薇彻底服了,算是真见识了曹小雷仪表堂堂下的心怀叵测,不过她虽脸上气急,心中却恍然泛起一股热潮,低下头自顾自朝前大步走去,紧接着身后传来了曹小雷的大喊,“美女留步,前面是男厕。”

瞬间刹住脚,稳稳停在了男士洗手间的门前。

“小姐,你饥渴啊?”

“饥渴你妈!老娘又不是没见过!”甩手伸出一个中指,本就憋了一肚子气的刘薇薇,居然小温柔升级成了小霸道,爆了粗口。

“并且比你强!”

而后面的曹小雷也追了过来,抛下一句亮亮肱二头肌,牛哄哄拉着刘薇薇走了。

眼镜男气的满脸火气,气极而悲,泪崩道:“我招惹谁了,都戳我的短处!”

揭下厕所某某整形医院某广告,跺着脚走了。

而此时刘薇薇和曹小雷已经来到了二楼。

面对琳琅满目的内衣品牌,曹小雷眼中开始放光,另一旁的刘薇薇却是羞的浑身不自在,“你自己挑吧,我去那边休息区等你。”

“别啊,我不懂这个啊,以前部队都是配发的。”

言谈间,一位带点婴儿肥,挺清纯可爱的导购美眉过来了,眨着浓密的睫毛柔声道:“先生要买短裤吗?”

“对。”

曹小雷手摸着男士短裤,眼神却一直瞟着对面这位女士。

“先生要多大的?”

“这个不知道……因为会经常变化……”

导购美眉一听,肥嘟嘟白生生的脸蛋顷刻成了红透的苹果。

“先生现在穿的多大号?”

“真要说吗?我现在没穿……”

曹小雷挠着头佯装腼腆的道,便看到了导购小姑娘脸红到了脖子根,其实他说的还真是实话。

“先生真幽默啊,您可以问问自己女友啊?”

“啊,我们是普通朋友。”刘薇薇一听,赶紧辩解,脚底高跟鞋使劲挪远拉开了距离,可不想被人误解为这个流氓的近人。

“你刚才不是说同居朋友吗?”

曹小雷委屈道,刘薇薇彻底崩溃了。

费时一个点,调戏的清纯导购美眉羞的快哭,脸蛋完全蜕变成红脸关公,曹小雷才心满意足的拿起数款XL号码的短裤,满脸坏笑的美滋滋走了。

他身后,刘薇薇已经与他拉开了距离,再不想与败类为伍。

下了楼走到金霄购物中心门口的时候,俩人又停住了脚步,因为原本烈阳高照的晴空,居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看那乌云密布的样子,估计是龙王刚才也被曹小雷恶心到了反胃,要一口气吐到晚上。

“怎么办啊?真气人!”

“凉拌,哥不差钱,买把伞咱去上车回家。”

然后当着一帮阔太富少的面,曹小雷跟旁边的小摊砍了半天价省了三块钱,挑了一款最廉价的小伞,脸皮之厚完全颠覆了刘薇薇的认知。

一群人的围观中,二人如疾风骤雨中的小舟,走出了避风港。

没走一百步,曹小雷啊的叫了一声,伞就被一阵狂风掀翻投奔苍天而去。

孤苦无依的两人,傻愣片刻。

绝望的淌着水落魄疾奔。

一向蝉联越野赛的尖兵之王曹小雷,这次却落到了刘薇薇的身后,瞧着眼前湿身美女,真好……

使出吃奶的劲,疯狂冲刺了五百米,终于逃过了龙王口水的淋浴。

躲入路边轿车之内后,俩人筋疲力尽,呼呼喘起了粗气。

当然曹小雷这厮完全是装的。

刘薇薇一身白色的小衫尽皆湿透,头发还往下流着水,从方才美艳高贵的天鹅一下成了落汤鸡。某个禽兽直接流出了口水,好在有雨水遮掩,没露出马脚。

全身淑女范的刘薇薇,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整个人羞得无地自容。

她还是第一次搞的这么尴尬。

而曹小雷浑然不觉,嘿嘿傻笑了起来,这模样举止真是欠扁。更极品的是,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无耻,从进车就明目张胆的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忙不迭的看!

刘薇薇气的腮帮鼓鼓,脸色涨红。

猛然想明白了,为何小伞,会在蛮有力气的曹小雷手中挣脱私奔而去。

这是一个阴谋!

“臭流氓!”一个耳光啪打在了厚脸皮记录刷新者的嘴上。

清晰而响亮!

然后第一次使用暴力的刘薇薇瞬间有点后悔,男人可是最重面子,于是她顿时进退维谷,露出了无措。刚想开口道歉,后者一句话却登时让她恢复了狂暴状态,“干嘛摸我脸,讨厌!”

“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啊!”

“啪啪啪啪啪啪!”

掐扭抓捏扇!

恼羞成怒的刘薇薇含着泪发起了飙,成了小老虎!

不过筋疲力尽的施展完天马流星拳,九阴白骨爪,化骨绵掌各大江湖绝技之后,她捂着脸绝望委屈的哭了起来,因为旁边根本就是一具铁疙瘩,任她如何施暴也触及不到对方的痛感神经。

那厮还在猥琐的傻笑,笑的别提多得意风骚。

就是口水都咽了好几茬。

半响后,好说歹说,浑身湿漉漉,窝在后座自保的刘薇薇,还是无奈之下答应了换衣服。

为了表示自己的绅士风度,已经被贴上色棍标签的曹小雷,大方拿出一块黑布,让刘薇薇试了试严实程度,便蒙住了他的眼睛,放心到后座换衣服去了。

簌簌声开始,一件件……

而算好了时间的大灰狼也终于露出了尾巴,他鼻梁和眉头猛然古怪的反复拉扯皱起,然后被紧紧包裹的黑布,居然变松下落了。

一双猥琐的晶亮眸子出山了!

透过后视镜,这下算是过足瘾,看了个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差点将军区大名鼎鼎的狙击眼,累的肌肉报废,也多亏刘薇薇最后的防护还在,否则的话车里面就要鼻血喷溅了。

“我好了,你摘掉眼罩快换衣服吧。”

“那我转头了?”

“嗯。”

演技跟影帝有一拼的曹小雷,轻松施展了骗术得偿所愿,转过头一看,刘薇薇穿男士衣衫的样子更是可爱,完全脱离了往日OL的冷艳,松松垮垮多了一股扑面的小清新风格。

尤其是湿漉漉的头发,更显得分外妖娆妩媚。

让人止不住有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我还用带眼罩吗?”

“不用,我没你那么小气,想看就看呗,看一眼要不少斤肉。”

也不扭扭捏捏,曹小雷落完话就麻利脱掉了上衣,露出了极完美精悍的肌肉轮廓。刘薇薇害羞的十指捂住眼证明自己的清白,却难逃这具很有型躯体的吸引,于是手间开叉偷偷欣赏起来。

渐渐身上变得燥热,竟有些上瘾,越看越痴迷,很快便跟禽兽一个德行,嘴里流出了亮晶晶的液体。

“换完了,看够没有?”

“没有,不!谁偷看你啊!”

冷不丁失言,刘薇薇赶紧拿开手正色狡辩道,却发现自己再次上当了!

将她心里那块纯净的小天地,完全污染了。

“你臭流氓!”

由于文章篇幅限制查看小说更多章节

直接关注公众号搜索小说名即可阅读

微信搜索:宝丞支商(cqbczs)

J_5$(P9@SG00BNM1BUK@Q`J.png


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宝丞网

宝丞网  www.818sw.com  


商品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