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丞官网  客户端下载
● 互联网 ● 企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门小说 > 不死佣兵 > 完美刺杀
全部文章分类

浏览历史

完美刺杀
宝丞中国 / 2017-11-15 13:16:36

清晨,海岛丛林。

一把黯淡无光的军刀插在半湿的泥土里,孤孤零零的。军刀的尖端没在泥土,其余部分露在空气中。但绝不能从外表看出那是什么型号的军刀,普普通通。

刀背前面约莫五十公分的地方,有一双眼睛,黑亮深邃,且焦点明确。那是一张涂满了迷彩色的脸,头顶宽沿丛林帽。帽子有些发白且有些破损了,看得出,使用了不短的时间。

军刀的主人名唤张然,事实上,业内通常称他为军刀。至于他的真实名字,极少人提起。

他穿了一身丛林迷彩服,身上是简单的步兵标准装备。

战术背心,俄制AK-74突击步枪,四颗奥地利阿杰斯机电配件公司生产的HG84式杀伤手榴弹,美制M1911勃朗宁手枪。这些全都是最普通最常见最容易获得的武器弹药。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甚至,他的AK-74上面连最基本的白光瞄准镜都没有进行加装,也没有加挂外挂式枪榴弹发射器。

看上去,他与非洲民兵并无区别。

也许唯一可以让他有些特色的,是围在脖子上的户外面罩。

这里是印度尼西亚班达海东面的某一个海岛,张然所在的位置是环岛公路一侧的丛林。他趴着的那个位置,可以俯瞰从那边一直延伸而来的单车道公路,而公路,在这个位置有一个六十度的拐弯。

再过五分钟,会有一辆保姆车从山顶沿着环岛公路开过来,在距离自己八十米的拐弯处减缓速度准备拐弯,而自己会用手里的这支AK-74步枪首先打爆保姆车的左前轮,保姆车会因为惯性向左边的悬崖壁撞去,第二枪打死司机,保姆车上的人就会成为待宰的羊羔。

如果车上的人仓惶跳出保姆车,自己甚至可以连狙击阵地都不用更换就能轻松地完成猎杀任务,从而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三次潜入侦察一次完成猎杀,轻松无比。

很简单的任务。

张然心里想着,伸手抬了抬宽檐帽,拿起望远镜顺着公路看了上去。

“不用看了,我连续监视了十五天,目标早上出门的时间都非常的准时,七点三十分。美国佬的空间谍报系统就是好使,所以我一直说,入侵的首选是美国佬,其次才是欧洲人的,而且还安全。你看着吧,你回到澳城喝碗艇仔粥买了单回去洗个澡睡一觉起来,美国佬都不知道他们的卫星给我指挥过。”

白革的声音在无线电里响起。他是张然的搭档,负责提供情报技术支撑。此时此刻,白革正在通过美国国防情报局遥控着一颗“透视之眼”间谍卫星瞄准了这个无名海岛。

他甚至能通过“透视之眼”的先进光学摄像机看清楚了张然拿望远镜的动作,他人却在遥远的悉尼市区一栋高级写字楼的豪华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就把活儿干了。

“咖啡好喝么?什么牌子?雀巢?”张然回过去一句。

另一端,正端起咖啡杯的白革顿时一阵恶心,手停在了半空,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我会喝那种垃圾?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在喝咖啡?”

“通常老子最苦最累的时候,你就喜欢做点相反的事情,以此获得优越感。”张然不含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通过海事通讯系统传递过去,几乎没有失真,清晰得很。

白革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把那杯从咖啡学校高价购来的蓝山咖啡豆制成的咖啡放下了,再没有喝它的欲-望,敲击了几下键盘,“好吧,我对系统进行了最后一遍检查,没有问题,你随时可以行动。”

“注意提醒雇主按时付清尾款。”张然收起望远镜。

“你就是个财迷。”

两人相隔千里的对话暂时停歇。

初生的太阳光逐渐驱散了浓雾,四周有了些动静。都是野生小动物和各种知名不知名的昆虫发出的声响,如果张然的听力足够好,还能够听到这春天小草生长的声音。

秒针走了五圈,不多不少,正好七点三十分。

望远镜中,张然看到山顶的院子里一辆白色的保姆车开了出来。放下望远镜,张然拿起了AK-74突击步枪。目标出门的时间比上次侦察的时间晚了三分钟。

然并卵。

张然拉起面罩,灰色的面罩把脸部遮挡住,只露出一双灵动着的眼睛。

慢慢地打开了保险,动作很慢地左右活动有些僵的脖子,张然慢慢的据枪预瞄了过去。很奇怪,在做这种任务的时候,他没有选择精度更高的狙击步枪,而是选了一支普普通通的AK-74突击步枪。

七点三十六分,和张然预估的一样。

保姆车减缓了速度,准备入弯。就在保姆车开始向右转向还没转向的瞬间,张然果断扣动了扳机!

“哒!”

清脆中带着点厚重感的枪声响起,随之而起的是丛林中的各种受了惊的小鸟扑扇开翅膀逃离。

一颗5.45毫米步枪弹精准无比地击中了保姆车的左前轮,行驶中的保姆车一个踉跄,因为惯性朝左侧路边的悬崖壁上撞去。司机正待反应过来时,又一颗5.45毫米子弹几乎是紧接着前一发子弹出膛,穿透了玻璃窗从他的太阳穴里钻进去,速度不减从另一侧钻出来,带出一股黑血!

张然使用的居然是超高音速子弹!

失去了驾驶员控制的保姆车毫无悬念地撞在悬崖壁上,车上的人员猝不及防,被撞得东倒西歪。好在车速并不快,保姆车只是车头受损,但是却停止了下来。

精准命中不规则运动中的目标,仅仅两枪,张然就让整个形势彻底对自己有利起来。

犹如估计的一样,保姆车上的两名保镖在车还未停稳的时候便跃了出来,利用车辆作为掩护,使用手枪对张然所在的位置进行了还击。目标的两名保镖的战斗素养是很高的,通过枪声判断出了张然的具体位置。

“砰砰砰砰……”

速度非常快的手枪连射,最近的一发子弹几乎是从张然的脑袋一侧擦着飞过去的!

张然根本不为所动,稳稳地据着枪,没有丝毫的停顿,枪口速移,刚一停稳,又一颗5.45毫米子弹被击发了出去!

子弹破开空气,以几乎五倍音速的速度精准地灌入了保姆车右前门后面的那名保镖的眉心,随即从后脑穿了出来。

超高音速子弹击中目标,极少有血腥的场面出现,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被贯穿了脑部的那名保镖睁着眼睛保持着姿势好几秒钟,才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外表上看只有眉心和后脑的地方各有一个枪眼,然而脑袋里面已经是一团糟,整个脑部神经中枢已经被彻底破坏,死透彻了。

另一名保镖见状大骇,连忙缩身回去,冲保姆车里大声喊着什么。张然听得出那是泰语。

张然并不着急发起突袭,他冷静沉着,飞快移动枪口瞄向了后排的隐私玻璃,毫不犹豫开始了有节奏的两发点射!

“哒哒!哒哒!哒哒!”

每一次点射的命中点都不一样,前后相隔的时间犹如精密机器计算过一般,不多不少正好一秒钟。一共打出了五个两发点射,此时,亮点出现——张然的五次点射的落点在隐私玻璃窗户上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图案,超高音速子弹击穿玻璃的时候,玻璃根本来不及破碎!

更加恐怖的地方在于,张然打出的五次点射十发子弹的弹道,在车厢里形成了相距不超过三十公分的弹幕!

而张然做完这些,是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

毫无疑问,只要里面有人,必定逃不过这犹如计算机绘图一般精准的火力网!

更加令人胆骇的是,最后一名躲在保姆车后面的保镖,居然是被两颗子弹,一前一后,前面一颗打穿了最后一层钢板,后面一颗从弹洞中钻过去,精准地击在了他的面目上,把整张脸都打了个稀巴烂,彻底没了气息。

保姆车没了动静。

白革的声音又在无线电里响起:“我说张然,你说你是新手我是绝对不信的。你到底是谁家劳改营出来的,华夏短刀?你肯定是。”

此时,张然才爬起来,单膝跪地,好整以暇地把放置在草地上的家伙什收拾起来,扔进战术背包里。扫视了周遭一圈,突然跃起,整个人像灵猴一般,拽着几根粗壮的藤条,三两下就荡到了公路上面。

落地的时候,张然才回话:“少拐弯抹角打听我的来历。”

“好吧,不过我可告诉你,你知道我擅长什么,挨个轮一遍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军队档案系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翻出点你的黑暗历史来,似乎颇为有趣。”白革带着笑意说,威胁的意味表露无遗。

倒提着AK-74突击步枪,张然走近那辆有一半架在公路沟上的保姆车,绕着走了一圈,两个保镖加一个司机都死透彻了,再无活人的动静,这才拉开车门,翻看了后排上的一男一女两具尸体。

泰国毒王夫妇,确认是目标无疑。

取出手机,对现场进行了拍照,顺手就发送了出去。如此,一半的尾款会在半个小时内打进他的账户。

这时,张然才说道,依然言简意赅:“你随意。”

说完,张然扯下户外面罩,准备清理现场然后撤离。

“你……”白革顿时就没辙了,张然这是铁定知道他查不到。

突然,一阵轻微的响动!

张然完全是下意识的右手将倒替着的AK-74突击步枪单手端了起来,身体和枪口是同时转动,在极短的时间内转向瞄准了保姆车的尾部——后备箱!

眉头猛地跳了几下,张然慢慢地走过去,缓缓地打开了后备箱。一名浑身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用透明胶封住了嘴巴的女子出现在眼前。她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显然很长时间没有更换过了,破烂不堪还发出一阵臭味,长长的头发散乱着盖住了大半张脸。隐约之中,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张然。

“你能看到我看到的吗?”张然低声说了一句。

白革一听就知道有意外了,飞快敲动键盘,把画面放大瞄准了后备箱,顿时凝重地说道,“单子里没有提到有人质的存在。”

“她看到我的脸了。”

张然手里的AK-74突击步枪依然瞄着在惊恐扭动着身躯的女子,此时此刻,他面临着从业以来最大的道德困境…


上一篇:没有更多

下一篇:复仇基金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