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丞官网  客户端下载
● 互联网 ● 企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惊鸿一场爱小说体验阅读
所有商品分类

浏览历史

惊鸿一场爱小说体验阅读
zoom

惊鸿一场爱小说体验阅读

  • 本店售价:¥0元 ¥0元
  • 商品货号:ECS024600
  • 商品库存: 1
  • 商品重量:0克
  • 上架时间:2018-05-30 00:34:32
  • 商品点击数:277
  •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商品标签

相关商品

第1章 男友悔婚

“明天去登记结婚。”

“好。”

“你在民政局门口等我。”

“行。”

大抵每个缺爱的孩子,长大之后都有一个既简单又平凡的梦想,那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毕业证书一拿到手,凌薇就答应了男友温明瑞的求婚。

没有婚礼、婚纱,甚至连亲朋好友都未通知,就这么傻傻地匆匆地把自己给嫁掉了!

值得吗?

遗憾吗?

或许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吧,但是跟那些商业联姻相比,能嫁给一个自己所爱的、也爱自己的男人,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有人说,爱情是辛苦的等待,也是遥远的期待。

时间滴滴答答,一分一秒地过去,阳光灿烂得耀眼,天气也燥热难奈起来,汗水从身体里迸发出来,身上穿着的白色长裙紧紧地贴着皮肤,黏乎乎的,令凌薇十分地不舒服。

不一会,天空突然下起了飘泼大雨。

路人的行人纷纷跑到屋檐下去躲雨,凌薇的衣服被打湿了,她不肯离去,站在民政局门口,耐着性子,痴痴地等着温明瑞的到来。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手机铃声响起,凌薇心中一喜,按下接听键,急切的话语脱口而出,“阿瑞,你现在在哪?怎么还没来到?我在这都等你老半天了,你知不知道,这边下雨了,我的衣服都湿透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来,这婚你还要不要结了?”

“小薇……”一个冷冽的声音传过来。

凌薇面色一僵,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尴尬地道:“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呢。”

“在忙什么,嗯?”嗯字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带着一股亲切熟稔的情绪。

凌薇问道:“请问你是?”

“厉正霖。”

厉正霖,S市商界的风云人物,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凌薇的继母厉美琳的弟弟,一个年长她十岁,成熟稳重,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男人。

凌薇:“……”

“你现在在哪?”他问道。

“有什么事吗?”凌薇冷冷地问道。

那头微微叹了口气,“你爸病了,你知道吗?”

一提起凌启阳这个父亲,凌薇心里就堵得慌。

高考前夕无意中知道关于自己身世的秘密,导致她心情低落考试发挥失常,只勉强考上了三本线,凌启阳花大价钱想要把她弄进S市的一所高校去就读,凌薇不听从他的安排,执意要到生身母亲的故乡Q城来读书,凌启阳大发雷霆,扬言她要是敢去,就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大学四年,凌启阳没给过她一分学费和生活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她。

凌薇也硬气,这四年来,一次家都没回过,也没开口向他要过一分钱。

“我知道,我会抽空回去看他的。”话落,凌薇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雨越下越大,寒风扑面而来,吹得人直打哆嗦。

凌薇拨打电话给温明瑞。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凌薇万万没有想到,温明瑞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说结婚的那个人是你,说让我先过来这边等你的那个人也是你,我到了,你呢?

那些许下的承诺,说好的不离不弃相濡以沫,至今还犹言在耳,为何你不来?为何不来?

凌薇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五点,民政局关门。

凌薇没有等来温明瑞。

心如死灰、漫无目地的走在霓虹闪烁的熙攘街头,某大厦LED幕墙上播放的一则消息令她停下了脚步。

“启程集团总裁凌启阳因病住院,公司暂由凌启阳的女儿凌菲接手,凌菲自小聪明伶俐,勤奋好学,16岁参加高考并以优异成绩夺得S市高考状元桂冠后赴英留学,留学期间曾在多家企业集团实习打工,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

凌菲从英国回来了,还接替了爸爸的公司?

爸爸对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宠爱有加!

“你是姐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就不能让着你妹妹一点,怎么什么都要跟她争?”

“做错了事还赖到你妹妹身上,凌薇,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凌薇,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看你妹妹多听话多懂事,你怎么就这么顽皮?”

“你知不知道我安排你进S大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大的劲,你竟敢跟我说你不想去,好啊,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有本事你就滚得远远的,我就当从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爹地,不关姐姐的事,姐姐没有抢我的玩具,也没有掐我,是我不小心自己弄伤自己的,唔唔唔,爹地,你别生气了,不怪姐姐,一切都是我菲儿的错。”

“你是个小偷、骗子、坏孩子,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姐姐,小舅舅最疼的人是我,还有外公、外婆、爹地、妈咪,他们最疼的也是我,凌薇,没有人会喜欢你。”

“凌薇,你这辈子都比不上我,永远也比不上……”

有些记忆,想忘也忘不掉,反而总是在脑海中不停地浮现,一碰就疼。

做为凌启阳的大女儿,启程集团的大小姐,从小到大,凌薇总是被人刻意忽略,而凌菲,永远是最受宠的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们两姐妹所受的待遇,有如天壤之别。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不是厉美琳的亲生女儿,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和关心,她不知道做了多少傻事蠢事,替凌菲背了多少黑锅!

她恨,恨他们的冷落,恨自己的无能,恨父亲的偏心,恨自己事到如今竟然还在心底对凌启阳这个父亲抱有期待。

启程集团,是凌启阳和她生身母亲程盈一起创办的公司,凌启阳却把它丢给凌菲去管理,而她,什么也得不到。

凌薇不甘心,十分地不甘心。

“……以下是启程集团的新闻发言人温明瑞先生的讲话……”

安心彤不敢置信地抬眸,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那个侃侃而谈的英俊男人。

她没有看错,那个男人确确实实是她追了三年多才追到,差点就与之结婚的男友温明瑞。

他昨天打电话跟她说,今天要跟她去登记结婚。

她等了他一天,他却出现在S市,而且还是以启程集团的新闻发言人身份。

凌薇懵了,彻底被一切搞懵了。

第2章 各打算盘

S市。

座落在半山腰上的安家别墅,远远看上去漂亮得像个美伦美奂的城堡。

别墅占地面积几万平方米,庭院里有私人花园、游泳池、健身房、网球场等休闲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别墅的女主人厉美琳,此时正坐在餐桌上与她刚刚回国的小女儿凌菲有说有笑地用着晚餐。

自凌微的生母程盈难产去世,凌启阳娶了本城权贵厉家的大小姐厉美琳之后,凌启阳的事业开始步步高升,如今的启程集团,所经营的产业已经遍布大江南北,涉及的领域更是五花八门,光电子科技、房地产这二块,就让启程赚得盆丰钵满。

凌启阳是独生子,家中无任何兄弟姐妹,凌父凌母也早在十几年前就过世了,家中人口简单,上头又没有公公婆婆管制,厉美琳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快活。

唯一遗憾的是,她与凌启阳结婚二十多年了,只生有凌菲这么一个女儿,没有儿子继承香火。

好在凌启阳一直忙着工作,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这些年来两人倒也相亲相爱,可称得上是S市的一对模范夫妻。

“妈咪,爹地的病怎么样了?”凌菲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

厉美琳满脸愁容,“你爹地他……恐怕时日无多了!”

凌菲侧头看向厉美琳,“凌薇知道吗?”

厉美琳淡淡地道:“没有告诉她。”

凌菲又说:“听说她四年都没有回过家了?”

“你还不是一样。”厉美琳没好气地道。

凌菲放下碗筷,撒娇地把头靠到厉美琳的肩膀上,“哎呀,妈咪你别生气了,女儿还不是为了早点继承公司,启程能有今天的规模,妈咪功不可没,这么大的一份家业,怎能落到凌菲这个外人的手中,女儿当然得争气点,多积累一些经验,早点分担爹地的担子,不然要是凌薇夺了去怎么办?”

“哼,她敢?她都跟你爹地闹翻了,她还有脸回来?菲儿,你只要好好做,这份家业,一定是你的,谁也夺不去。”

“可是小舅舅那么疼她,要是小舅舅出手帮她怎么办?”凌菲担忧地道。

厉美琳骂道:“早就跟你说过,你小舅舅宠她,在你小舅舅面前对她放尊重一点,不要事事都跟她吵,跟她闹,谁叫你不听?”

“哼,小舅舅讨厌死了,明明我才是他的亲外甥女,为什么他总是帮着凌菲?”

“你啊,就会抱怨,以后多讨好一下你小舅舅,再过半年,这一届的领导班子任期就满了,你小舅舅十有八九会上任,跟他搞好关系,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知道啦,等吃完饭我就去找小舅舅。”

凌薇身心疲惫地回到家,她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房子是温明瑞贷款买的,屋内的装饰主要以蓝白为基调,透着干净与温暖。

温明瑞是一名大学老师,是凌薇所在的大学里面最年轻最英俊的教授,也是所有大学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凌启阳冷漠严厉,厉正霖强势霸道,温明瑞跟他们完全不同,他温润如玉,如一道暖流,带着心伤独自在异地求学的凌薇对他一见钟情,锲而不舍地追了他三年,在她大四即将毕业那年,温明瑞才终于答应做她的男朋友。

他说老师跟学生谈恋爱影响不好,她就迁就他,人前,与他维持着正常的师生关系,人后,偷偷摸摸地跟他进行地下情。

他说他一定会娶她,给她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让她这辈子无忧无虑地跟他在一起。

半年前,他辞职出来创业,她努力准备考研。

房子的钥匙是他走的时候留给她的,他说她看书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于是他叫她搬到他这边来住,凌薇在这住了几个月,俨然把这当成了她跟温明瑞的家。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遍一遍地拨打温明瑞的电话。

然,那边始终没有开机!

翌日清晨,两个陌生的男子打开门,闯了进来。

凌薇一夜未睡,看到他们的出现,吓得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脸警惕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别过来,不然我就报警了。”

“我们是中介公司的。”其中一人说道,“温明瑞先生委托我们公司帮他把这套房子卖出去,小姐你是谁,在这干什么?”

凌薇震怒,温明瑞什么意思?悔婚,卖房子,这是要跟她分手的节奏吗?她气道:“我是温明瑞的女朋友。他什么时候委托你们卖房的?他人在哪?我要见他。”

“小姐,你既然是温先生的女朋友,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那人冷声道,“如果没有什么事,麻烦你尽快收拾东西搬离这,好吗?”

凌薇压下心头的怒火,“房子多少钱,我买了。”

中介公司的颇为意外地看着她,他们问她什么时候付钱,办理过户手续。

凌薇身上的全部存款加起来一万块都不到,她好说歹说了半天,他们才答应给她几天时间筹钱,待他们走后,凌薇立即收拾行李,带着满身心的疑问和怒火,踏上了开往S市的飞机。

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很快到达S市。

凌家别墅静悄悄的,除了佣人,厉美琳、凌菲都不在家。

四年未回来,一切都变了样,她小时候种的那棵葡萄树在她四年未回家这段时间竟然被连根拔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小时候厉正霖为她搭的那架秋千也不见了,就连她的房间,也满是灰尘,恐怕从她离开之后就没有人进来打扫过!

凌薇吩咐佣人把她的房间打扫干净,而后迫不及待地向启程集团冲去。

身为凌家的大小姐,公司里鲜少有人认识她,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从小到大,她一次都没有到启程集团来过。

凌菲倒是常常来,厉美琳喜欢煲汤、做点心或买些零食,时不时地送去公司给凌启阳以及公司的员工吃,她总是带凌菲去,一次都没有带她去过,有时她吵着闹着也要跟去,她就会发很大脾气,骂她、打她,给凌启阳打电话说她在家调皮捣蛋,让凌启阳回来教训她。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是有多么地傻多么地蠢,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厉美琳不是她的亲生母亲,那时的自己每每被她打了骂了,还强忍着,不敢跟凌启阳告状,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拼命地去讨好她,乞求她的原谅,呵,难怪厉美琳敢肆无忌惮地对她使冷暴力!

“小姐,你没有预约,不能进去。”保安拦住她,不准她上楼。

“我找温明瑞有点急事,麻烦你们帮我通知一下他,我在这等他,行吗?”凌薇无奈地道。

凌薇这一等就等了大半天,直到下班时间,依然没有等来温明瑞,却碰上凌菲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由于文章篇幅限制查看小说更多章节

直接关注公众号搜索小说名即可阅读

微信搜索:宝丞支商(cqbczs)

J_5$(P9@SG00BNM1BUK@Q`J.png


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宝丞网

宝丞网  www.818sw.com  


商品标签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