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丞官网  客户端下载
● 互联网 ● 企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缠绵小娇妻小说体验阅读
所有商品分类

浏览历史

缠绵小娇妻小说体验阅读
zoom

缠绵小娇妻小说体验阅读

  • 本店售价:¥0元 ¥0元
  • 商品货号:ECS024613
  • 商品库存: 缺货
  • 商品重量:0克
  • 上架时间:2018-05-30 01:07:32
  • 商品点击数:188
  •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商品标签

相关商品

第1章 她是我家佣人

  夏念念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吵醒的。

  锦云苑这栋别墅,她一个人住了两年,一向无人打扰,怎么会突然这么吵?

  难道是?

  夏念念觉得心突突跳得厉害,是他回来了吗?

  她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拉开门朝楼下奔了下去。

  原本清清静静的客厅里,灯光暧昧昏暗,音响里放着响彻震天的音乐。

  夏念念正在疑惑,传来一个女声:“那个谁,你给我拿点冰块来。”

  夏念念侧头,看到一个打扮妩媚的女人,一只手端着红酒杯,用另一只手傲慢地指向她。

  女人见她不动,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你聋了吗?去拿冰块!”

  “你是谁?”夏念念皱眉。

  女人瞳孔一缩,抬起眸子,把她全身上上下下扫了个遍。

  当目光落在夏念念一身毫无特色的棉布睡衣上时,像是看土包子一样轻蔑的一笑。

  女人非常不耐烦地挥挥手:“我知道了,一会儿再给你签名,你现在先去给我拿点冰块。”

  “我不认识你,请你出去。”夏念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依照她的性子也不愿意和人起争执,干脆沉声道。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打算上楼打电话叫保安。

  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臂,她一回头,一杯红酒便迎面泼来。

  她来不及避开,脸上头发上全湿了,酒液顺着湿漉漉的发丝滴了一地。

  夏念念还没有回神,就听到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

  “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夏念念全身一震,动作僵硬缓慢地抬起了头颅。

  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他全身散发出高不可攀的气质。

  淡墨色的发垂着,一双让人沉迷其中的桃花眼,唇角勾起的淡淡微笑足以让女人疯狂。

  “晋北!”女人冲过去,像八爪鱼一样挂在莫晋北的身上。

  纤细的胳膊搂着他的身体,妆容精致的侧脸从他的怀里探出,扬着小脸,状似无辜地说:“她是谁啊,为什么在你家?”

  夏念念站在楼梯上,看着那张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脸,惊讶的表情收都收不回来。

  莫晋北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抬头,眸子与她撞在一起。

  只是淡淡的一眼,便移开了。

  他好听的声调里没有半分起伏:“她是我家的佣人。”

  他好看的唇角扬起,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伸出胳膊抱起怀里的女人,朝着卧室走去了。

  夏念念全身颤抖着,她想要立刻跑开,可是神经已经驱使不了身体。

  她觉得自己此时像是一个傻瓜,站在原地,任由头发上的红酒滴落。

  她知道,这种时候她应该离开,留给自己最后一丝尊严。

  可是,神使鬼差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就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

  半掩的房门内,衣服丢了一地。

  “啊!晋北你好厉害!”

  一道道高亢尖锐的声音传入耳膜,大床剧烈的摇晃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那两种声音相互交叠就像是这世上最钝的一把刀,用极大的力道在一片片地搅割着夏念念的心。

  那是她的房间、她的床,还有……她的丈夫。

  夏念念的脚步倏然一顿,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了满怀,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一张小脸刷得变得惨白。

  房内的女人还在肆无忌惮的大声叫喊,夏念念伸出颤抖的手指狠狠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深吸一口气,终于回神,然后转身离开!

  她脚步仓皇无措,辨不清方向,才走了几步便一脚踏空,从旋转楼梯上滚了下去!

  全身的骨架似乎要被跌散,后脑一阵疼痛。

  楼上男女的喘息还在继续,这里让她觉得窒息,她知道她需要静一静,有些东西,真的已经够了。

  夏念念的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坚定地走出锦云苑。

  当初结婚的时候,莫晋北只是露了个面,在民政局匆匆办完手续便消失不见。

  婚后两年,这是莫晋北第一次回来,却不成想竟然是这样。

  她只能从各种八卦新闻中得知他的消息,比如他带着某女星出席活动,和某名模餐厅约会等等。

  他是御尊集团总裁,这个城市大半房地产都是他旗下的,还涉及金融、酒店、娱乐等各个行业。

  虽然已经成家两年,但他对女人向来温柔大方,来者不拒,几乎整个T市的上流名媛都是他的绯闻对象,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妻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们都说,那只是个不受宠的弃妇,莫晋北早晚都会和她离婚。

  锦云苑位置有点偏,下山的路蜿蜿蜒蜒,夏念念面无血色地走了不知道多久,才走到一个公交站牌等车的长凳坐下。

  她的头发、脸上全都是没有干透的红酒,手臂、小腿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伤痕,她的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夏念念的眼中闪着一丝决绝,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她没办法过下去了。

  夏念念在外面坐了一夜,回到锦云苑的时候,孙嫂见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太太,你没事吧!”

  夏念念疲惫地摇摇头:“没事。”她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地抿了抿唇:“先生呢?”

  孙嫂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先生和那位小姐已经走了。”

  夏念念上楼安静的收拾行李,很快就拖着行李箱下了楼。

  孙嫂大惊:“太太,你要去哪里?”

  夏念念脸上的笑容异常平静:“我要离开了,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

  孙嫂摇摇头,低声嘀咕了句:“造孽啊!”

  走出锦云苑的时候,夏念念的脚步轻快,轻轻上扬嘴角,给自己一个微笑。

  两年了,该醒了。

  有些东西,不该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任凭自己在幻想里寻找安慰,那不是忠贞,是愚蠢!

  她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我搬出来了。”

  夏念念在路边的长凳上坐了二十分钟,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一辆大红色的奥迪停在她的面前,紧接着从上面跳下来一个女人。


第2章 渣男,OUT!

  女人红色的外套配着牛仔裤,一头卷发明亮张扬。

  她风风火火地蹦到夏念念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口沫横飞:“夏念念,你这个死脑筋终于想通了?决定离开莫晋北那个渣男了?”

  夏念念被她的大嗓门吼得有点懵,随后习惯地揉了揉耳朵才开口:“悠儿,帮我找个房子。一居室,三环以内,月租两千左右。”

  “住我那里不就行了?”

  夏念念摇摇头。

  李悠儿见她的模样疲惫,脸色苍白,一副随时都会晕过去的样子,气得一把拉过她的行李塞进了后备箱。

  房子很快就找好了,简单的一居室,两人又添置了些东西,布置得很温馨。

  李悠儿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轻嗤道:“说吧,这回莫晋北那个渣男又干什么好事了?”

  “莫晋北”三个字像把刀子狠狠地扎进夏念念的心口,疼得她猝不及防。

  她咬紧牙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不该有的情绪压下去,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悠儿听完,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双眼冒火,一副要去找莫晋北干架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那个渣男带女人回来乱搞,还说你是佣人?”

  夏念念闭上眼眸,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那些心痛和愤怒。

  她平静地说:“我想……他根本就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吧?”

  李悠儿气得破口大骂:“都怪夏家那群白眼狼,他娶你就是因为你好欺负,他可以在外面随便玩女人……”

  见夏念念满脸的恍惚,李悠儿有些心疼:“算了,不提这个恶心的渣男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夏念念放在腿上的纤手握起,掌心被指甲掐出了红印,她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要先找工作,等到有能力养活自己的时候,就提出离婚。”

  李悠儿动作泼辣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伸出拇指点了个赞:“这事包我身上,你不是学服装设计吗?我朋友公司正好缺个服装助理。”

  夏念念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么容易找到工作。毕竟两年在锦云苑里住着,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有些激动:“我没工作经验,行吗?”

  李悠儿大气地挥挥手:“那有什么关系?我介绍的,谁敢说什么?”

  “悠儿,谢谢你!”

  夏念念幼年时母亲病死,父亲再娶,她被送到了乡下,一直跟着外婆长大。

  两年前夏家突然提出接她回去,并且承诺会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

  夏念念为了外婆,不得已回了夏家,后来才知道夏家是为了商业联姻。

  她还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被带进了夏家的别墅。

  她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胡乱地绑在脑后,T恤衫配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脏兮兮的布鞋。

  莫晋北和夏父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夏父指着她说:“这就是念念。”

  阳光把莫晋北周身都镀上了一层光芒,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会发光,他竟比夏念念这辈子看过的世间万物都还要好看。

  “念念?”莫晋北低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他的语调不疾不徐,拿捏得恰到好处。

  夏念念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那么缠绵好听,她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惊艳。

  只是莫晋北早就习惯了那样惊艳的眼神,撇了撇嘴,吐了一句:“明天民政局见。”

  夏念念曾想过,像莫晋北那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甘愿商业联姻,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新婚之夜他便带着小明星在外面酒店过夜,她成了全T市八卦杂志嘲笑的对象。

  夏念念原本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才不能吸引莫晋北。

  两年的时间,她学瑜伽、学化妆、学礼仪、学茶艺……

  她改头换面成了端庄的大家闺秀,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她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莫晋北的花心,直到他带女人回家。

  夏念念冷静下来,决定先找一份工作,她能独立负担外婆的医药费,才能和莫晋北提出离婚。

  -

  夏念念在李悠儿的介绍下,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服装助理。

  这家广告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和明星杂志合作,拍摄广告照片。

  “今天给刘碧丽拍摄照片,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部门主管陈姐拍着手掌,大声提醒。

  陈姐转头看向夏念念,叮嘱道:“夏念念,你是新人,这个刘碧丽的脾气出了名不好伺候,一会儿多注意点吧!”

  拍摄时间定在下午一点钟,可是到了三点,刘碧丽都不见人影。

  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全都在等她,租好的摄影棚可是按小时计费的。

  陈姐打了无数个电话,刘碧丽才在经纪人和助理的陪同下,姗姗来迟。

  片刻后,化妆间里便传出一串不满的女声。

  “我说过我只用Lamer的化妆品,我的皮肤很娇嫩的,用了其他牌子会过敏,懂不懂?”

  “这是什么破烂衣服?这样Low的衣服让我怎么穿?”

  “还有,我的咖啡呢?都五分钟了,为什么还没有来?”

  说话的女人,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化妆师、服装师还有助理们不停的在化妆间进进出出,把衣服和化妆品换了又换。

  化妆间外,陈姐在和刘碧丽的经纪人极力争取:“我们所有工作人员在这里等了刘小姐三个小时,希望刘小姐能够配合我们的拍摄。”

  经纪人斜睨了陈姐一眼,傲慢地说:“你知道我们碧丽现在有多红吗?她可是御尊集团力捧的新星!你们工作做不好,怎么还说起我们来了?”

  陈姐吸了口气,赔着笑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旁边有几个工作人员非常不满的小声嘀咕:“我从没见过像刘碧丽这么爱耍大牌又难伺候的女明星,订好了时间还迟到,现在又各种挑剔。”

  “她还不是仗着勾搭上御尊集团总裁莫晋北了。”

由于文章篇幅限制查看小说更多章节

直接关注公众号搜索小说名即可阅读

微信搜索:宝丞支商(cqbczs)

J_5$(P9@SG00BNM1BUK@Q`J.png


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宝丞网

宝丞网  www.818sw.com  


商品标签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